着木方桌坐定大黑脸首先发话了我听说刘朋友此

作者: admin 分类: 分分彩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8-31 22:56
会客的地方就安排在政府的院子里,在院子的一颗大树下,两人在长木板凳上隔着木方桌坐定,大黑脸首先发话了,“我听说刘朋友此来,一是为公二则为私,我红色党人先以公事为主,那我们就先来谈谈公事好了。”
 
    “谈公事之前,我想确认一下您是不是刘耀祖刘科长,如果不能是,这公事不谈也罢。”刘浪带着些许希冀看着大黑脸。
 
    老爷子虽从来未和他说过在这个时期的职务,但他也是提过他曾经在兴国县驻军的后勤部门干过,刘浪几乎已经确定,只要他是那个刘耀祖,那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呵呵,我革命党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就是*军团*师二团后勤科长刘耀祖,你想做的事儿找我不会错。”大黑脸咧嘴一笑。
 
    敢情,自己喜欢咧嘴笑的这个习惯也特娘的是遗传的,刘浪有些恍然。
 
    “好,那我们就先来谈谈公事,我是为钨砂而来。”刘浪强忍着一种说不出的冲动,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径直道。
 
    “钨砂,我们有,不过几乎都被郎叔给包圆了,你恐怕要失望了。或者我可以给你个建议,去找郎叔收购,只是要多出一点银洋了。”大黑脸摇头道。
 
    “不,那量太少,我要的,是更多,你一月最多能老郎多少?”刘浪也摇头。
 
    “如果不是白狗子封锁的太严,我能这个数。”大黑脸伸出一个巴掌。
 
    “我要的,是这个数的十倍。”刘浪道。
 
    “这不可能,我们胜利县没有这么大型的钨矿,如果你真需要,那得去赣州找毛总经理,我中央政府的中华钨矿公司或许可以满足你的需求。”大黑脸被刘浪所说的大数目说得一呆,眼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无奈的说道。
 
    他伸出一个手掌,说的是五十担,但刘浪却要五百担,显然这对于他们团辖地那个小钨矿是不可能的。注:民国时期的一担为一百斤。
 
    至于年轻老爷子的那个中华钨矿公司,刘浪当然知道,那可是红色政权最早成立的公司之一。1932年,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在赣州铁山垅成立中华钨矿公司,辖铁山垅钨矿、白鹅洗砂厂等生产单位,先由胡克功任总经理,后由太祖时任中央银行行长的亲弟兼任。这并不是红色政权的一次创新,他们甚至在后来的日子里在赣县成立了对外贸易局江口分局,对钨矿和生铁对外进行销售,直到红色政权开始那次著名的战略转移。
 
    当然了,如果刘浪远去赣州找中华钨矿公司,也就没胜利县什么事儿了,各军团虽然都会从中央临时政府领取给养,但自己创收也是需要的。
 
    可是,现在的刘浪并不太想和未来的共和国高层们先接触,因为,此时的他们还未完全走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来,太祖两年前刚刚从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位置上下来。
 
    太祖他老人家需要,刘浪也需要,着最合适的时机。
 
    “不,你们有钨矿的,比你们现在的要大的多,就在胜利县。”刘浪很自信的说道。
 
 第608章 请叫我杨红曼同志
 
    拥有来自八十年后的刘浪恰恰知道兴国县有大钨矿。
 
    不是因为刘浪拥有度娘百科,而是,兴国县做为老爷子的家乡,刘浪陪老头儿回来过,而兴国县,最出名的,就是这个大钨矿了。
 
    老头儿焉有不参观之理?更别说那个大钨矿还保留着五十年代的旧建筑,能让老头儿找回点儿昔日的回忆了。
 
    刘浪的记忆自然极为深刻。
 
    发现自1941年春天的画眉坳钨矿,坐落于兴国县陈也村,矿区面积3.84平方公里,因主矿区在画眉坳山谷中部而得名,面积0.97平方公里,有矿脉117条,已发现30多种矿物,以黑钨精矿为主。
 
    当时属民国江西省钨业处赣南分处兴国事务所,最初100余人开采,头3个月收钨砂1万余斤,当年9月采钨人员四五千人,年底上万人。到了共和国八十年代时期,年出产钨砂高达一万二千吨,着实为兴国县贡献了不少税收。
 
    现在,提前开发出来给老爷子和他所属的军团换点儿军资什么的自然是杠杠的。
 
    看着刘浪以手为笔,以茶为墨,在木桌上画着钨矿位于胜利县的方位以及那个熟悉的名字,大黑脸目瞪口呆。
 
    画眉坳山谷,正是他所属三团团部的驻地,他又如何不知?
 
    目瞪口呆之后却是愤怒,大黑脸目光猛地一冷,一拍桌子,吼道:“说,你是如何对我胜利县地形如此熟悉的?你这次来,究竟是想买钨砂呢?还是想搞什么鬼名堂?”
 
    “呵呵,刘科长勿怒,贵党占据赣南也不过区区数年,数年之前这里谁人不能来?而我华商集团我国钢铁制造业的发展和华清大学已经成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华清大学地质系的专家教授已经是我华商集团的智囊团,他们在数年之前就已经对我中华的云南、贵州、江西、四川等地进行过详细的地质考察,而画眉坳,就是他们给我华商集团的地点之一,刘科长,你们可是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啊!”面对老爷子,刘浪毫无心理负担的一通装逼至极的胡扯。
 
    对老爷子的脾性,刘浪是再清楚不过,声音大,并不证明他是真正发怒,他如果真怒了,他的眼睛会微微一眯,那才是刘浪最害怕的时候。现在,不过是他的老套路,吓唬人而已,只要他不是一个假的老爷子。
 
    年轻版的老爷子一直拿眼睛盯着怡然自得的刘浪,过了半响,突然裂开嘴笑起来:“呵呵,刘朋友不愧是走南闯北的高人,这一通什么战略合作和什么智囊团我老刘听不懂,但我却能感觉出你没说假话,那些大学者们真的确定画眉坳有钨矿?”
 
    “是的
    直到刘浪被川子带进了军营驻地那间黑乎乎平时用来关犯错军人禁闭偶尔兼做客房的平房里,刘浪才知道,无论是那个时间段的老头儿,都是擅于坑孙子的主。
 
    饭是大辫子姑娘给送过来的,看着她从竹篮子里拿出一个瓦罐,刘浪还小小的有点儿期待。瓦罐鸡汤?江西的美食之一,这莫非是冥冥之中的某种特殊感应吗?知道心疼咱了?
 
    看着刘浪颇为期待的眼神,大辫子姑娘抿着嘴微微一笑,笑得刘浪莫名其妙的浑身一寒。
 
    从来都是怒目相向的大辫子姑娘啥时候如此温和了,这。。。。。。貌似不太妙啊!
 
    果然,在瓦罐揭开后,一股熟悉至极的南瓜味儿让刘浪都有种无比痛恨自己直觉的冲动。
 
    下一刻,一碗堆得老高的红米饭从竹篮里拿出来放在刘浪眼前。
 
    刘浪有些无力的问道:“刘耀祖科长说过不给我吃红米饭南瓜汤的。。。。。。”
 
    “是啊!他特意交待过的。”大辫子姑娘毫无愧意的点点头。
 
    “可这。。。。。。”
 
    “这是南瓜汤和红米饭。”大辫子姑娘脸上的笑意再也掩藏不住了,眼角眉梢都显示她快笑死了。
 
    卧槽,敢情,掉个个儿也特么算啊!刘浪满腔的悲愤简直无法用语言诉说,有这么坑人的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